流水账.

2021.08.18

 出门忘记拿钥匙,对于记忆力不太好的人是常有的事儿--我又犯了。

 只是这一次的感受与以往不太一样。我站在门外看着这一扇冰冷的不锈钢铁门,它像是翻脸一样跟我说“不许你进来了!”但我不能不进去,我的所有都在里面呢,啊!那就是我的所有吗?咯噔!

 这是我最想买房的一刻。

 一直以来我都沉侵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,简单而丰足,但是当我回归现实的那一刻,却是这般手足无措。买车、买房、婚姻、柴米油盐这些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与自己无关,如今我被推上了台,毫无准备。

 男人挺难,但这好像是逃不掉的事情。做了三十年的小孩,今天第一次慌了,记录一下,试着去担起更多的责任,试着长大。

2021.08.17

agile

 因为工作中有用到JIRA,平时做任务管理的时候会看到类似“史诗”、“故事”、“任务”、“子任务”之类的,一直有点懵,所以今天去了解了一下「敏捷项目管理」,发现有点意思。

 从结论上来说,我感觉敏捷项目管理的方式不仅可以用在工作管理中,还可以用在生活、学习中,似乎比OKR更好,或者说也可以与OKR结合,打算后面几天稍微捣鼓一下这玩意儿,试试用这种方式重新修整一下我的生活。

2021.08.16

 忙碌的周一。

 工作中有很多事情是「无用」的。这类工作通常是苦力活儿,它们的收益期非常短暂,只是为了解决当下的某些问题,可能需要消耗非常多的精力,做这一类事情让人很容易进入一种「瞎忙」的状态,一天到头忙个不停到最后却啥也想不起来。非常遗憾在工作那么多年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。

 那么怎么办呢?活儿肯定还是得干的,但是应该有一些处理的方法,我试着寻找一下吧~

2021.08.15

 本来今天要给朋友写信,后来发现我已经不会写信了。

 你可能会说 "写信有什么难的,小朋友都会写。"确实,在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,我是会写的。

 在很久很久以前,我还没有手机,也未熟悉别离。写信是我与在县城读书的姐姐的主要沟通方式。我的不成熟都写在了信里,姐姐的故作成熟也都写在了信里,在那个不那么需要思想支撑的年纪里,彼此传递着对学习和生活的鼓励。

 如今我们有了各种即时通讯工具,一秒不到便可把消息发送给远方的友人。但是正因为如此,我们便再也没有写信了,对于长篇大论的倾诉,我有些怀念了。

2021.08.14

 今天是七夕,想记录一点与此相关的事情。

 尽管如今我已一大把年纪( 29.9 ),但是我还封存着一颗向往纯爱的心,至于这颗心为什么是封存着的,而不是激活着的呢?要封存的东西,当时是因为害怕岁月咯。

 当然,时间太长,这颗心有可能长毛了,所以我时不时会看一下。其实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情了,直到最近,我又对爱情有了一点儿新的理解。

 我觉得相爱的人需要「共情」。也许你在别的心理学读物上看过这个词,姑且让我把它用在这里。我的意思是:如果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被另一个人原原本本地复制到自己的心里,甚至把它们加倍地感受着,那么这大概就是爱吧。

 当然不一定非得如此,所以我说「我觉得」,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T_T

 好了,我得把它封存起来了。

2021.08.13

 散漫的周五.

2021.08.12

 今天看了「得到」的“启发俱乐部”第46场,罗胖请了王煜全来讲“中美科技博弈”的话题。对于这个讲解本身我不太感兴趣,听了很久也没听出个啥来,但有个事情却让我印象很深。在讲解之前,罗胖对王煜全提出了一个要求:在这个话题里,王煜全不能论证中国一定行,也不能论证中国不行。

 我们平时所看到的辩论,通常是双方持相反的观点进行语言博弈,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同样充斥着这样的博弈,因为大部分人喜欢站队,所谓「非黑即白」,人们在心理上拒绝接受与自己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,而另一方面,由于人的逆反心理,也会不由自主地选择站在话题的对立面。这样的问题导致生活中很多讨论都失去了意义,人们经常会处在“杠精”和“你说得都对”这两种状态。当然,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 而罗胖的这个约定非常有意思,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样的问题。以此为鉴,如果我们在生活中的沟通,也首先约定把极端的两边去掉,那么可以讨论的事情就能变得更多且更有意义,这样的交流更容易成为有益的交流。

2021.08.11

 今天了解到一个认知,姑且就叫「降低决策成本」。

 我们的大脑每天要做3.5万个决策(谁知道呢🤷‍♂️)。要不要马上起床、吃什么早餐、吃多少、加不加糖、看哪本书、先处理邮件还是先回复信息、是按Del键还是Enter键...每一个瞬间,大脑都在做决策,所以它其实比想象中的要疲惫 😫。

 这一种疲惫在隐形中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消耗(就叫"决策成本"吧),往大了看,就是人们所谓的「选择困难症」,有时候人们在一番挣扎之后最终会放弃选择。买东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我经常会搜罗各方评价,货比三家,最后还买不成,在很多时候,学习也是一样的。

 那么我们如何优化这个问题从而实现「降低决策成本」呢?很简单,把可选项减少,让自己没得选择就可以了。假设我要学习,我不能简单跟自己说早上九点到十点要看书,而是必须写清楚要看什么书、从第几章看到第几章、要不要做笔记;再比如要买一样东西,首先我应该选择少数几个靠谱的牌子,其次限定一个价格范围,再匹配想要的功能;而对于工作,则必须限定某一时间必须干某一件事,规划越细越好,尽可能去除模糊和可选项;总之,当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选择越少,我们会更好地完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