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账.

2021.10.01

regret

非常后悔没有陪她过生日

2021.09.30

 迎来了九月的最后一天,2021-Q3季度也宣布结束了。

 过去一个月都忙着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日记便更新得少了,其他方面也遗留了一些内容,虽然是借口,但也承认了自己能力和精力有限,无法同时做很多事情。

 这件有意义的事情是「谈恋爱」。但是,我并不把自己的这种行为理解为通常人们理解的「谈恋爱」——那种以开心为目的的互助行为。我更多时候在寻找一种「灵魂纠缠」的状态,啥叫「灵魂纠缠」呢?这是我瞎编的,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,我试着类比一下:两只鸟在黑暗的湖面上空飞行——嗯,就是这种一起对抗现实的感觉。当然,这种类型的爱与被爱,我都还是初学者,接下来我会更加努力的~

 九月的学习主题是「沟通」,主要围绕《非暴力沟通》和得到的「沟通体验课」,还有一部分知乎Live和文章。总的来说,完成度比较差,体验课感觉质量一般,然后其他网络信息都比较零散。只有看《非暴力沟通》感觉收获还可以,不过也只看了一部分。所以,自然而然地这个学习任务也顺延到了2021-Q4季度的十月。

 另外,工作方面堆积的内容,也同样要顺延到2021-Q4了。

 尽管九月的任务都顺延到了2021-Q4,我还是安排了十月的学习任务。正如前文所说的,那种类型的爱与被爱我还是初学者。我们大部分人总是习惯被爱,但不善于付出爱,这种爱通常是自私的,也是不稳固的,只要谁更爱我我就更爱谁,我害怕成为这样的人,我想学习主动去爱值得爱的人,被爱是获取,爱是付出。在这方面,我最近了解到有两本很不错的书籍:《被讨厌的勇气》和《幸福的勇气》,感觉是比较符合我这种怂货&弱鸡的心理学读物,十月想以此学习捋一捋自己的情愫~

 另外,下季度还要学习钢琴

 综上,2021-Q4会很忙吧 🏃🏻

2021.09.22

 今天在罗胖精选里面听到 架构式创新 这个词,感觉挺有意思,它指的是那些「在技术方面没有什么突破,但是在产品的各个组成部分和连接方面,采用了全新的组合方式」的创新方式。

 放眼当下,似乎有大量的企业采用「架构式创新」方式取得了成功。比如滴滴打车,汽车、定位系统、高速网络和互联网都不是它发明的,它只是把这些技术组合在一起,改变了司机和乘客的连接方式,这就是典型的架构式创新。再比如我们平时用的美团外卖、社区团购买菜、蚂蚁森林等等。都是非常成功的「架构式」创新,企业并不参与任何一环的创造,甚至都不参与其中的技术优化,纯粹就是以提供平台的方式改变传统运行模式,这种创新非常有意思,也非常值得借鉴。


 今天突然发现一个问题:「爱」是一种能力,「被爱」又是另一种能力。

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有「爱」的焦虑,因为一直很难喜欢上一个人,渐渐觉得自己可能没有「爱」的能力,后来发生了一些事,开始尝试着学习如何拥有爱人的能力,一番努力之后,封存的心慢慢又炙热了起来。

 但是在今天,我发现另外一个问题:我似乎还缺乏「被爱」的能力。一直以来我都喜欢「不麻烦别人」,能自己做的事都是自己做,当受到别人的好意的时候,我反而会感到焦虑和不安,这种卑微感,让我有点偏向奉献型人格,有时候会觉得有点累。

 「爱」和「被爱」,都是一种能力,只有其中一种能力的人,恐怕离幸福都还有一段距离吧。我也期待有一天我能说出那句「帮帮我吧」

2021.09.15


2021.09.14

 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,我在工作中担任敏捷小组的组长(Scrum Master)角色,负责主持小组的晨会,检查工作任务和进度之类。由于公司的组织架构调整,运维被分配到了公共部门,不再跟随敏捷小组,所以我的Scrum Master角色便止于今天了。

 晨会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东西,每天回顾上一天的事情,安排当日的工作,再搭配每两周一个迭代(Sprint)的推进形式,是非常不错的日程管理方法。后来我突发奇想,我可以自己做自己的「Master」,每天自己给自己开晨会,我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写到JIRA上,不仅限于工作,我把学习、生活任务都按这种方式进行管理,自己监督自己的完成进度。有点意思喔~明天开始,安排!


 今天看到一句「你对他好的他不记得,他对你好的就死命记」。

 这让我想起动漫里面经常会提到的一个词:伪善。我理解为一种明码标价的付出,持有这样思想的人,在为别人付出的时候就盼着能够得到同样价值甚至物超所值的反馈,这种付出本质上是包着糖衣的自私,想明白了这一点,更加觉得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更美了一些。

2021.09.09

 可能是因为自卑,我从小到大都不太喜欢面对摄像机镜头,不喜欢被别人拍下自己的面容,也不喜欢自拍。

 也因此,像把自己从小到大的外貌状态记录下来这种有意义的事情,是跟我无缘了,在某些要用到个人照的场景,也让我不自主地产生抗拒。

 但是今天,她透过地铁的安全玻璃拍下了我们偎依的照片,画面极其美好!照片不再只是我以往所以为的记录容貌,它更像是在定格我们那刻的情感,一份安然,一份美好,两个人冲出迷障的嘴角上扬。

 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如此喜欢自己的真人照。

2021.09.07 & 09.08

 今天被问到了一个问题:「你以后还会像这样喜欢我吗?」

 我沉默了一下,我不能像渣男一样信手拈来海枯石烂的誓言,让那个重要的人感受虚假的幸福,我想换一个思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她呢?」,或者说:「如何才能让她一直喜欢我呢?」,又或者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自己呢?」。

 这个问题当中,要对抗的敌人其实是「岁月」。我们都说「岁月是把杀猪刀」,而其实看看周围的人你就会发现,岁月可比杀猪刀厉害多了!

 其实我以前就想过这样的问题。我曾经问过自己:我有一天会不会不再期盼每日的夕阳?我看大家都看的剧?说大家都说的话?听大家都听的歌?越来越多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?

 显然我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,我害怕对生活失去热枕;害怕丧失爱的能力;害怕变成一个无趣的人。

 后来我找到了一些方法。

  1. 非主流:非主流又分为两个方面,第一个是「行事非主流」:那些大家都在做但是又想不出来「为什么?」的事情,多半是无趣的。第二个是「思想非主流」: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,就不断被外界刻入思想和价值观,尽可能减少这些思想和价值观对自己的支配,多想想为什么。例如:「为什么我们是一日吃三餐,而不是两餐?」、「为什么以前是一夫多妻,现在是一夫一妻?」、「为什么大家都说长大就要“成熟”一点?」、「为什么婚纱照要拍成“大家都差不多的样子”?」...你会发现,生活禁锢何其多,如果你在潜移默化中遵守那样的禁锢,又何来热情可言呢?试图去找到自己的「理想状态」吧。


  2. 分辨「信则有,不信则无」:有一类事情,你越相信它,它越容易出现,你越不相信它,它就越不会出现。比如银行,一开始因为大家都相信把钱存在银行能拿利息,所以都把钱存到银行里,银行有了钱之后确实就能给存钱的人发利息了,因促成果。当然,对我们影响更甚的其实是思想方面的。比如,因为你觉得自己肯定考不好的,所以导致学习比较消极,最终导致确实考不好。再比如,因为你相信情侣时间长了感情会变淡,带着这样的心理不愿付出更多努力,最终导致你们的感情真的变淡。相反地,我们越是相信那些美好的事情,越能产生积极的态度,最终也会促使那些美好的事情变成现实。


  3. 价值投资:借用股票里的名词,直白地说:做那些从长远看会变得更好的事情。荷尔蒙和多巴胺都是短暂的,既然要跟「岁月」抗衡,就需要做哪些「长久」的事情,对于个人,笼统一点地说就是:「要成为更好的人」,对于情侣来说,要培养内在的喜欢,灵魂的共鸣,才能对抗岁月的冲刷,对于外在的事情,就是直白的「价值投资」了,比如三十年前在珠江新城买了一块地,你难道还会担心三十年后这块地会杂草丛生吗?岁月是敌人,也是朋友,看你做什么事情了。


  4. 跟有同样想法的人在一起,效果翻倍。


 其实我没有真正找到答案。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以至于它占用了我两天的「少女日记」,解决岁月的问题同样也需要岁月,这就是我无法立刻回答那个问题的原因,或者说,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一直处在「回答中...」

2021.09.06

 今天阅读了一点《非暴力沟通》,写点笔记吧。

 原本我以为这本书只是教人们如何与别人进行语言沟通的,似乎并不如此,作者所谓的「沟通」还包含了自己与自己的沟通,这一点很有意思。「你/我怎么这样」、「太蠢了」、「如果当时」、「太过分了」...有时候我们会听到别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,有时候自己会对别人说这样的话,更多时候是自己对自己说。

 非暴力沟通四要素:观察、感受、需要和请求。

 1. 观察: 发生了什么事情?

 2. 感受: 这件事情让你开心、悲伤、痛苦、害怕?

一般人们在这个时候便沦陷了,不由自主地开始「暴力沟通」。正确姿势是冷静下来思考以下两个问题:

 3. 需要: 想想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,我更倾向于用「期望」这个词

 4. 请求: 表达希望做出的行动,已达成上一步的「期望」。

 举个🌰:

  1. 我看到女朋友有点消瘦(观察)

  2. 我有点悲伤(感受)

    人们往往会在这个位置出现问题,开始进行「暴力沟通」,发泄情绪。

  3. 我希望她的身体更加健壮一些(期望)

  4. 叫她改善饮食、作息(表达诉求),带她去吃好吃的(行动)

 很有意思的是,这种思维有点像我以往提倡的“目标驱动”,就是当我们无法梳理过程和逻辑时,我们可以转而关注要达到什么目的并付诸行动。把这样的思维应用到生活中,可以避免大量问题。

 我时常在自我对话中给自己施加压力,使得自己痛苦无力,希望借助这样的认知,以后能有所改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