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水账.

2021.09.09

 可能是因为自卑,我从小到大都不太喜欢面对摄像机镜头,不喜欢被别人拍下自己的面容,也不喜欢自拍。

 也因此,像把自己从小到大的外貌状态记录下来这种有意义的事情,是跟我无缘了,在某些要用到个人照的场景,也让我不自主地产生抗拒。

 但是今天,她透过地铁的安全玻璃拍下了我们偎依的照片,画面极其美好!照片不再只是我以往所以为的记录容貌,它更像是在定格我们那刻的情感,一份安然,一份美好,两个人冲出迷障的嘴角上扬。

 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如此喜欢自己的真人照。

2021.09.07 & 09.08

 今天被问到了一个问题:「你以后还会像这样喜欢我吗?」

 我沉默了一下,我不能像渣男一样信手拈来海枯石烂的誓言,让那个重要的人感受虚假的幸福,我想换一个思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她呢?」,或者说:「如何才能让她一直喜欢我呢?」,又或者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自己呢?」。

 这个问题当中,要对抗的敌人其实是「岁月」。我们都说「岁月是把杀猪刀」,而其实看看周围的人你就会发现,岁月可比杀猪刀厉害多了!

 其实我以前就想过这样的问题。我曾经问过自己:我有一天会不会不再期盼每日的夕阳?我看大家都看的剧?说大家都说的话?听大家都听的歌?越来越多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?

 显然我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,我害怕对生活失去热枕;害怕丧失爱的能力;害怕变成一个无趣的人。

 后来我找到了一些方法。

  1. 非主流:非主流又分为两个方面,第一个是「行事非主流」:那些大家都在做但是又想不出来「为什么?」的事情,多半是无趣的。第二个是「思想非主流」: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,就不断被外界刻入思想和价值观,尽可能减少这些思想和价值观对自己的支配,多想想为什么。例如:「为什么我们是一日吃三餐,而不是两餐?」、「为什么以前是一夫多妻,现在是一夫一妻?」、「为什么大家都说长大就要“成熟”一点?」、「为什么婚纱照要拍成“大家都差不多的样子”?」...你会发现,生活禁锢何其多,如果你在潜移默化中遵守那样的禁锢,又何来热情可言呢?试图去找到自己的「理想状态」吧。


  2. 分辨「信则有,不信则无」:有一类事情,你越相信它,它越容易出现,你越不相信它,它就越不会出现。比如银行,一开始因为大家都相信把钱存在银行能拿利息,所以都把钱存到银行里,银行有了钱之后确实就能给存钱的人发利息了,因促成果。当然,对我们影响更甚的其实是思想方面的。比如,因为你觉得自己肯定考不好的,所以导致学习比较消极,最终导致确实考不好。再比如,因为你相信情侣时间长了感情会变淡,带着这样的心理不愿付出更多努力,最终导致你们的感情真的变淡。相反地,我们越是相信那些美好的事情,越能产生积极的态度,最终也会促使那些美好的事情变成现实。


  3. 价值投资:借用股票里的名词,直白地说:做那些从长远看会变得更好的事情。荷尔蒙和多巴胺都是短暂的,既然要跟「岁月」抗衡,就需要做哪些「长久」的事情,对于个人,笼统一点地说就是:「要成为更好的人」,对于情侣来说,要培养内在的喜欢,灵魂的共鸣,才能对抗岁月的冲刷,对于外在的事情,就是直白的「价值投资」了,比如三十年前在珠江新城买了一块地,你难道还会担心三十年后这块地会杂草丛生吗?岁月是敌人,也是朋友,看你做什么事情了。


  4. 跟有同样想法的人在一起,效果翻倍。


 其实我没有真正找到答案。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以至于它占用了我两天的「少女日记」,解决岁月的问题同样也需要岁月,这就是我无法立刻回答那个问题的原因,或者说,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一直处在「回答中...」

2021.09.06

 今天阅读了一点《非暴力沟通》,写点笔记吧。

 原本我以为这本书只是教人们如何与别人进行语言沟通的,似乎并不如此,作者所谓的「沟通」还包含了自己与自己的沟通,这一点很有意思。「你/我怎么这样」、「太蠢了」、「如果当时」、「太过分了」...有时候我们会听到别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,有时候自己会对别人说这样的话,更多时候是自己对自己说。

 非暴力沟通四要素:观察、感受、需要和请求。

 1. 观察: 发生了什么事情?

 2. 感受: 这件事情让你开心、悲伤、痛苦、害怕?

一般人们在这个时候便沦陷了,不由自主地开始「暴力沟通」。正确姿势是冷静下来思考以下两个问题:

 3. 需要: 想想你希望得到什么结果,我更倾向于用「期望」这个词

 4. 请求: 表达希望做出的行动,已达成上一步的「期望」。

 举个🌰:

  1. 我看到女朋友有点消瘦(观察)

  2. 我有点悲伤(感受)

    人们往往会在这个位置出现问题,开始进行「暴力沟通」,发泄情绪。

  3. 我希望她的身体更加健壮一些(期望)

  4. 叫她改善饮食、作息(表达诉求),带她去吃好吃的(行动)

 很有意思的是,这种思维有点像我以往提倡的“目标驱动”,就是当我们无法梳理过程和逻辑时,我们可以转而关注要达到什么目的并付诸行动。把这样的思维应用到生活中,可以避免大量问题。

 我时常在自我对话中给自己施加压力,使得自己痛苦无力,希望借助这样的认知,以后能有所改变。

🥰

2021.09.03

 今天就不在这里记录了。

 羞..

 捂脸羞...

🥱

2021.09.01

 昨晚通宵,今天总结就是 「🥱🥱🥱」

🐣

2021.08.31

 八月就要结束了,与以往月份的「我们只是走来走去」不同,这个月发生了一些事情,它填补了我人生的些许空白。原本稀薄的时间变成了密集堆叠的喜怒哀乐,缓缓地流向内心深处,比以往都多。

 只是,记忆是偏心的,开心总是稍纵即逝,悲伤却那般刻骨铭心。我接受痛苦,也享受快乐,时常的无力感也会让我感到一丝窒息,有些许疲惫,但我向往这样的人生,喜怒哀乐都用上十二分力,这是我眼中的幸福,也是我对生命的实感。

 愈发喜欢村上春树的《爱如半夜汽笛》。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看的文章了,那时候一直不明所以,看完以后便也封尘在了记忆里,如今经历一次次黑暗中沉入海底,才明白那声汽笛的意义。

2021.08.30

单曲循环.

2021.08.27

 大概2014年左右吧,开始开玩笑说「我想做好人」。

 嗯,这很像是个玩笑,毕竟我好像也不是一个「坏人」吧,甚至我都不知道怎样算是「好人」。这件事让我愁眉苦脸了好些年,因为想得多了偶尔也会认真起来,就这样在认真和想多了之间往复。

 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原因:以前没有足够的动力。如今我找到了做这件事情的动力!先给自己来一个八个月套餐吧,九月开始,尝试改变。


 我一边幻想自己身上生出无遮无拦的的双翼,一边强烈地预感到我这一生恐将一事无成 —— 三岛由纪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