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被问到了一个问题:「你以后还会像这样喜欢我吗?」

 我沉默了一下,我不能像渣男一样信手拈来海枯石烂的誓言,让那个重要的人感受虚假的幸福,我想换一个思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她呢?」,或者说:「如何才能让她一直喜欢我呢?」,又或者说:「我如何才能一直喜欢自己呢?」。

 这个问题当中,要对抗的敌人其实是「岁月」。我们都说「岁月是把杀猪刀」,而其实看看周围的人你就会发现,岁月可比杀猪刀厉害多了!

 其实我以前就想过这样的问题。我曾经问过自己:我有一天会不会不再期盼每日的夕阳?我看大家都看的剧?说大家都说的话?听大家都听的歌?越来越多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?

 显然我不希望自己变成那样,我害怕对生活失去热枕;害怕丧失爱的能力;害怕变成一个无趣的人。

 后来我找到了一些方法。

  1. 非主流:非主流又分为两个方面,第一个是「行事非主流」:那些大家都在做但是又想不出来「为什么?」的事情,多半是无趣的。第二个是「思想非主流」: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,就不断被外界刻入思想和价值观,尽可能减少这些思想和价值观对自己的支配,多想想为什么。例如:「为什么我们是一日吃三餐,而不是两餐?」、「为什么以前是一夫多妻,现在是一夫一妻?」、「为什么大家都说长大就要“成熟”一点?」、「为什么婚纱照要拍成“大家都差不多的样子”?」...你会发现,生活禁锢何其多,如果你在潜移默化中遵守那样的禁锢,又何来热情可言呢?试图去找到自己的「理想状态」吧。


  2. 分辨「信则有,不信则无」:有一类事情,你越相信它,它越容易出现,你越不相信它,它就越不会出现。比如银行,一开始因为大家都相信把钱存在银行能拿利息,所以都把钱存到银行里,银行有了钱之后确实就能给存钱的人发利息了,因促成果。当然,对我们影响更甚的其实是思想方面的。比如,因为你觉得自己肯定考不好的,所以导致学习比较消极,最终导致确实考不好。再比如,因为你相信情侣时间长了感情会变淡,带着这样的心理不愿付出更多努力,最终导致你们的感情真的变淡。相反地,我们越是相信那些美好的事情,越能产生积极的态度,最终也会促使那些美好的事情变成现实。


  3. 价值投资:借用股票里的名词,直白地说:做那些从长远看会变得更好的事情。荷尔蒙和多巴胺都是短暂的,既然要跟「岁月」抗衡,就需要做哪些「长久」的事情,对于个人,笼统一点地说就是:「要成为更好的人」,对于情侣来说,要培养内在的喜欢,灵魂的共鸣,才能对抗岁月的冲刷,对于外在的事情,就是直白的「价值投资」了,比如三十年前在珠江新城买了一块地,你难道还会担心三十年后这块地会杂草丛生吗?岁月是敌人,也是朋友,看你做什么事情了。


  4. 跟有同样想法的人在一起,效果翻倍。


 其实我没有真正找到答案。这个问题太复杂了,以至于它占用了我两天的「少女日记」,解决岁月的问题同样也需要岁月,这就是我无法立刻回答那个问题的原因,或者说,我迄今为止的人生一直处在「回答中..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