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2014年左右吧,开始开玩笑说「我想做好人」。

 嗯,这很像是个玩笑,毕竟我好像也不是一个「坏人」吧,甚至我都不知道怎样算是「好人」。这件事让我愁眉苦脸了好些年,因为想得多了偶尔也会认真起来,就这样在认真和想多了之间往复。

 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原因:以前没有足够的动力。如今我找到了做这件事情的动力!先给自己来一个八个月套餐吧,九月开始,尝试改变。


 我一边幻想自己身上生出无遮无拦的的双翼,一边强烈地预感到我这一生恐将一事无成 —— 三岛由纪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