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来,我都比较抗拒「人生最紧要开心」,因为我觉得「人生最紧要意义」。

 向往无尽的追寻,在世俗对立面把持,从时间缝隙里逃生,我默认了自己要做一名苦行僧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 直到今天,有人让我明白「快乐和意义是可以并存的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