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了「得到」的“启发俱乐部”第46场,罗胖请了王煜全来讲“中美科技博弈”的话题。对于这个讲解本身我不太感兴趣,听了很久也没听出个啥来,但有个事情却让我印象很深。在讲解之前,罗胖对王煜全提出了一个要求:在这个话题里,王煜全不能论证中国一定行,也不能论证中国不行。

 我们平时所看到的辩论,通常是双方持相反的观点进行语言博弈,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同样充斥着这样的博弈,因为大部分人喜欢站队,所谓「非黑即白」,人们在心理上拒绝接受与自己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,而另一方面,由于人的逆反心理,也会不由自主地选择站在话题的对立面。这样的问题导致生活中很多讨论都失去了意义,人们经常会处在“杠精”和“你说得都对”这两种状态。当然,我也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 而罗胖的这个约定非常有意思,它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样的问题。以此为鉴,如果我们在生活中的沟通,也首先约定把极端的两边去掉,那么可以讨论的事情就能变得更多且更有意义,这样的交流更容易成为有益的交流。